您现在的位置:文学网 > 西方文学

第三百五十一章 又是一个拿白牌的司礼监最新章节

发布时间:2019-07-04 21:38编辑:本站原创阅读(174)

    第三百五十一章 又是一个拿白牌的司礼监最新章节

    飞虎军是高淮弄出来的私募税兵,如今随着高淮倒台,飞虎军这个名号肯定是不能再用了。 毕竟,飞虎军的存在和辽东明军是格格不入的。 并且,这支私兵跟太监沾边,具有阉党鹰犬属性,所以任魏良臣再如何洗白,只要他一日不是辽东矿监税使,他的洗白就是徒用功。 不说成为辽东矿监税使,大珰中的大珰是何等的艰难,就是为了这富贵挨一刀,良臣都是不愿的。

    前提条件都没有,魏良臣又如何能洗白飞虎军呢。

    所以,他能做的是将这支高淮搞出来的私兵彻底弄没。 当然,这个弄没不是说将飞虎军解散,永远消失在辽东,消失在那些盯着他们看的文武眼中,而是再开一个店,把高淮倒闭的店铺里的东西搬到这个新店中。 这个新店,开在哪里,挂什么招牌,实在是个迫切需要魏良臣解决的事情。 因为,有了新店,不但可以安置飞虎军,也能安置降倭。

    草帽顶子山一战,降倭和飞虎军的战斗表现让魏良臣很满意,虽然还有种种不足,但至少,算是一支小有战斗力的部队了。 枪杆子出政权。

    想要让十年后的历史车轮换个方向,魏良臣要努力的可不仅仅是往上爬,更要建立一支关键时候可以力挽狂澜的军队。

    降倭的忠诚勿须置疑,这是倭人的天性,他们习惯服从强者。 飞虎军的忠诚,魏良臣也不怀疑,因为几年前高淮曾经胆大包天带着他们私自潜入关内,直抵京师,扬言找皇帝鸣冤的。 这个举动很危险,十分危险,沿途只要有一个关卡出问题,飞虎军必然遭到重重明军的围剿。

    但是,没有一个人因此退缩,他们勇敢的跟随高淮来到了北京城下。

    在万历没有为高淮背锅前,飞虎军上下时刻面临掉脑袋的风险。 他们的勇敢得到了回报。

    因此,魏良臣相信,只要自己表现出和高淮一样的胸襟、气魄,以及拿出一样的赏格,这些飞虎军就会如同效忠高淮一样效忠自己。 他是有优势的,也是有底气的,因为他打着的是为高淮平反的旗帜。 魏良臣可不是打着红旗反红旗,而是真的想为高淮平个反,至少要把边乱这件事给拨乱反正一下。 高淮哪怕在辽东十恶不赦,在魏良臣眼里,他对建州的布局是没有错的。 而他也想这么干。

    想法必须有人执行,因而开个新店挂个新招牌出来,势在必行。

    张虎提出的条件是让魏良臣继续完成高淮的未竞使命,即将飞虎军并入御马监,这个条件,魏良臣当时没有答应,因为他知道自己办不了。

    他和张虎达成的协议是“戴罪立功”。

    这个“罪”肯定是高淮的罪,不管张虎他们承不承认,高淮自身都成了罪人,那么他们从前在高淮领导下干的事情,都是有原罪的。 新任辽东矿监税使张晔是个敢于担当,为君分忧的人,但同时也是个眼睛里揉不进沙子的人。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大明的朝堂分为内廷和外朝,外朝又分为若干党派,那么同样,内廷之中也有派系。 张晔显然跟高淮不是一路人,哪怕他们都干的是矿监税使的差事。 李永贞在回京前,曾经向魏良臣透露一件事,那就是他在出京时金忠公公曾给他露过口风,这一次辽东之所以弄出这么大事件出来,原因就是高淮得罪的不但但是辽东的文武,也得罪了内廷中人。

    这个内廷中人是谁,金忠没有和李永贞多说,李永贞却知道。

    他虽然在牢中关了十年,可不是不闻世事,这十年牢于其说是做牢,不如说是让他李永贞静静的呆在一个地方整理历年宫廷档案。 加之李永贞是因为劝阻王皇后乱杀宫人被下狱,宫里同情他的人不少,金忠便是其中之一,否则也不会点他李永贞出来随魏良臣出关。

    金忠是想让李永贞立些功劳,回头在皇爷那边进言,放他出狱。

    对此,李永贞当然是心知肚明,要不然也不会硬着头皮跟着这魏小舍人走到今天。

    李永贞的分析是高淮得罪了掌印太监陈矩,以及跟高淮同样在皇爷面前炙手可热的天津税使马堂。

    而张晔跟陈矩关系很好,这一次以“救火员”性质紧急赶往关门调任辽东矿监,很有可能就是陈矩的缘故。 思路理下来,高淮和陈矩关系不好,陈矩又和张晔是一伙,那么张烨上任后,有关高淮的一切,他肯定会全盘否定。 这一点,从广宁右卫的福阳店被查封就能看出。 连给皇帝弄钱的福阳店都被张晔给关了,他如何可能将飞虎军继续保留下来呢。

    距离关门军变已有一个多月时间,张虎等人却迟迟没有得到张晔的半点指示,已经说明一切。

    从性质上说,飞虎军虽是私兵,可却是挂在辽东矿监税使衙门下的收税队,所以哪怕高淮这个原领导倒台了,新来的领导就算不待见张虎,至少也得召他过来,跟他说明一下如今中央的意思,往后的工作方向调整等等。

    顺便安抚一下人心,和辽东文武打好招呼,不要再把飞虎军往死里赶。 等事情安定之后,张晔就算把张虎这干高淮的旧人收拾掉,让他们拿包袱滚蛋,谁也不会说个不字。

    现在倒好,张晔是什么都不要,什么也都不承认,把前任留下的东西全部砸烂。 张晔是辽东矿监税使,他的态度自然影响到各地明军。 直接后果就是郑铎说双山台附近的明军越来越多,种种迹象表明,宁锦一带的明军很有可能会杀进双山台,彻底剿灭飞虎军。 魏良臣自是知道这些日子郑铎和张虎那里一直有联系,他没有干涉,毕竟张虎只是借他人马,看看有没有机会弄个戴罪立功,然后魏舍人好在皇帝那里替他们争取一二。

    张虎不是太抱希望的,可随着草帽顶子山一战,斩了两百多建州奴寇,加上魏家岭的明军突然增多,张虎对于魏良臣这边已是越发看重。

    魏良臣也很着急,这次他来沈阳见杨镐,主要目的除了来看看沈阳城的文武生活条件究竟如何,另外就是想看看杨镐这里能不能给他批个编制出来。

    杨镐可是正儿八经的钦差,做过经略大佬的牛人。 快到沈阳的时候,魏良臣将此事透露给了蒋方印,对方听后,眼睛一亮,正要开口说话,官道上打沈阳方向又来一队人。

    这队人不多,只有七个人,却是人人骑马,但看着又不像是军中的人。

    魏良臣看了一眼就没理会,只当是路过的。 可沈炼等人见了其中一人手中拿的东西,却都咯噔一下,愣在了那里。 这几个骑士中,有一人手里拿了个长长的宝剑。

    同时,他还拿了一个大大的白牌。 那白牌,看着很是眼熟,好像跟那日魏舍人叫锦衣卫持着去斩城隍的白牌很相似。

    上一篇:婚色撩人:姜少引妻入怀txt免费下载(木菠萝),全集完整版电子书在线阅读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