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网 > 西方文学

01371 黑暗(第三更,求月票)恶魔就在身边最新章节

发布时间:2019-07-12 14:45编辑:本站原创阅读(71)

    01371 黑暗(第三更,求月票)恶魔就在身边最新章节

    就在瑞贝卡绝望之际。

    黑暗中突然传来惨叫声。

    所有人都愣了一下。

    这里是公路的尽头,沿途没有任何的路灯。 而且今晚是云遮月,也没有任何的自然光。

    他们唯一的光源就是车灯,所有在十几辆汽车以外,都是一片黑暗。

    可是这声惨叫声来的实在是太突兀了。 这个声音更像是某个人的恶作剧。 可是在场除了瑞贝卡、弗朗西斯和墨菲三人之外,全部都是黑..手..党。 他们都是一群不懂得幽默的人。 显然,这不是他们开的玩笑。

    或者说……这根本就不是恶作剧。

    “发生什么事了?”执法者抬头问道。

    “不知道……”“派几个人过去看看。 ”执法者说道。

    那几个人刚进入黑暗之中,立刻传来激烈的枪声,还有惨叫声。 一个黑..手..党枪手惊慌失措的跑向执法者:“老大……那里有……有……啊……”这个黑..手..党枪手还没说完话,就被什么东西拖入黑暗之中。

    可是没有人看清楚是什么东西。

    而且这个黑..手..党枪手被拽入黑暗的时候,姿态太古怪了。

    完全不像是被人拖拽进黑暗的。 所有人都感觉有点毛骨悚然。

    所有黑..手..党枪手都将枪口指向黑暗中。 可是下一刻,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辆车,这辆车是他们自己的。 可是这辆车不是从正面出现,而是从侧面砸向他们,然后砸在他们身旁的车身上。

    当场十几个黑..手..党枪手就被拍成了肉夹馍。 这辆车并不是直线方式砸过来的,而是在黑暗中划过弧线,就像是被什么东西抡过来的一样。 黑..手..党枪手这时候也有点不知所措。 他们完全没看到敌人在哪里。 他们只能漫无目的的对着黑暗中射击。 他们也许觉得,凭运气的话,也许能够射到敌人。

    这时候,原本并排停靠的车子,最末端的那辆车车灯消失了。

    他们能见的范围又小了。 不知道哪个黑..手..党丢了个手雷,在手雷亮起的瞬间,所有人都看到手雷将一个身影吞没。 解决了吗?每个人心中都有这样的疑问。 就在这时候,黑暗中开始延伸红色的线条。

    红色的线条就像是随波逐流一样。 所有人都对未知充满了恐惧。 没有人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红色的线条开始从左右两边绕向黑..手..党。

    而沿边停放的汽车一辆跟着一辆的熄灯消失。 就在这时候,红线已经完全包围黑..手..党。 下一瞬,所有的汽车全部被拉入黑暗中消失不见。

    所有的光源全部消失,所有人都陷入黑暗之中。 啊……哒哒哒——轰轰——三分钟,仅仅只是三分钟。 所有的一切声音都消失了。 夜色下的公路尽头,寂静的让人有些恐惧。 就在这时候,保时捷918突然亮起了车灯。

    瑞贝卡和墨菲突然发现眼前站着一个人。

    瑞贝卡的反应最快,猛的向后退去。

    “老……老板……”墨菲惊喜的叫道,他早就预感到是陈曌。

    不过他没见过陈曌使用黑暗岩浆,所以并不是很确定。

    陈曌看了眼墨菲,又看了看瑞贝卡。 最后,陈曌看到了自己的车子上几个弹孔。 “墨菲,你知道你今天旷工了吗?”“老板……我……我不是故意的。 ”陈曌伸手提起墨菲,一巴掌糊在墨菲的脸上:“那你知道我的车子受损了吗?”“老板我我……”“放开墨菲。

    ”瑞贝卡这时候已经恢复了不少,猛的冲向陈曌。

    陈曌抬起手一抓,瑞贝卡的脖子被掐住了。 瑞贝卡想要挣扎,可是她引以为傲的力量,在陈曌的面前就如同婴儿一般脆弱。

    瑞贝卡从来没有如此无力过,她试图抵抗。 可是她的抵抗非常的徒劳。 “按照我的车子的损伤,你要赔偿我三十万美元。 ”陈曌说道。

    “老板……我……那个……我没钱……您能不能先将瑞贝卡放了?”“没钱?”黑化的布斯提尔出现在身后,张开犹如深渊一般的巨口。 “没钱,那就是说你想赖账?”“你放了墨菲……他欠的钱,我帮他还。 ”瑞贝卡这时候也明白,陈曌是真的大魔王。 墨菲说的一点都没有夸大其词,这个男人很可怕。

    一百多号黑..手..党就这样全死在他的手中。

    连他们的尸体都找不到了。

    “你有钱吗?”“我没有……你给我三个月的时间,我保证还给你。 ”瑞贝卡说道。

    瑞贝卡觉得,哪怕是去偷去抢,她也想办法帮墨菲还上钱。 三个月,弄到三十万美元,也许有可能。

    “呵呵……”陈曌冷笑着:“你觉得我有耐心等待三个月吗?”“老板……别开玩笑了……”墨菲真的很害怕。

    因为他知道陈曌的脾气,向来是喜怒无常。

    陈曌随手把墨菲和瑞贝卡丢在地上。 转而看向吓懵逼的弗朗西斯,拿出一叠钱丢在弗朗西斯的面前。 “你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吗?”弗朗西斯咽了口口水,再看那一叠钱,连忙点头:“知道知道,我会管好自己的嘴巴的。 ”“管不好也没关系,我会让你的嘴巴永远闭上,所以不要给我找到让你闭嘴的机会。

    ”“明白明白。 ”弗朗西斯抓起地上的钞票就往怀里塞。

    “还不滚?”弗朗西斯看着茫茫夜色:“这……这要我走回去?”“不然呢?我送你?”“可是这里距离洛杉矶……好几十公里啊。 ”“天亮估计能走的到洛杉矶市区吧。 ”弗朗西斯无力的垂下头,可是这时候,夜色下传来胡狼的叫声。

    这片沙漠里真的有胡狼的!弗朗西斯吓尿了:“陈先生……我能不能和你一起走?”“我凭什么带你一起?”陈曌看着弗朗西斯。

    弗朗西斯掏出钱:“我把钱还你?”“我不缺钱。

    ”弗朗西斯要哭了:“你说需要我做什么吧。 ”“这样吧,我也不需要你做什么,我以后有事找你,你就给我放聪明一点就可以。

    ”“当然,当然,我随叫随到。

    ”。

    上一篇:陈柏霖林允梦回童话“最后一场告白”暖心降临所有世界杯举办地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