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网 > 西方文学

清浅的文字,寄语一个人听

发布时间:2019-07-24 14:29编辑:本站原创阅读(119)

    清浅的文字,寄语一个人听

    原创文字:梦中蝴蝶(蓉儿)  有诗云:  假作真时真亦假,梦中烟雨也飞花;  谁说臆想成真好?蟾光游弋到谁家。   这些天来,脑海中时常闪现一段文字,似乎要诉与一个人听;寄语谁听?也许是一瞬的驿动;也许是一段;也许是一首老歌;也许是一抹剪影;也许是曾经不是梦而后碎碎念念为梦的一个亦真亦幻的心影。

      每个人,都期许着美梦成真,却不曾想,那些梦应该追逐;那些梦应该实现;那些梦只能为梦,只可以感知只可以臆想,不可以触摸,更不可以成真。

    些事些人些情,妙不可言之处就在于他的若有若无似梦非梦。

    如曾经那个慵懒着斜倚窗前无意被秋阳染了一身金光忘情歌唱﹑刹那间萌动了一个人青涩的情怀﹑教人念念难忘好多年好多年的影像。 好多年了,原本的非梦念成了梦;好多年了,原以为那梦原本就是梦也只是梦;可一次的偶然,梦影声声再现,瞬间的感慨后,梦,没了。

    而今,虽也时常不自觉的浅吟低唱那首老歌,虽时常也会忆起那时那景,可感觉变了,心境也变了。 清浅的文字,寄语一个人听,寄语谁听?其实,我也不知道。 就算是寄语风知,寄语雨听,寄语心听,寄语那首老歌《花儿为什么这样红》吧。

      我的心,你也会用心聆听的对吗?  —题记  一点凝烟一梦扬,淡墨浓抹浸馨香;  细语无声多少事,邀风与我寄他方。

      秋,依然水天一色的宁静致远﹑浅染嫣然。

    一叶守憔了的叶儿,静悄悄地飘入一池层层叠起的涟漪中,任清清凉凉的秋水,轻轻地抚摸浅淡的些许落寞惆怅的脉络;一弯捻瘦了的秋月,神色迷离神情恍惚地嗅着秋的气息慵懒地游弋。 这秋,于此时的心境是如此的契合。   依着秋的音符,试图找回当时秋的旋律;抓住一线秋风,试图摇曳回当时心境。   清晰地记得,初见时,也是这样一个风轻云淡的九月天。 遇见,不是偶然;准确地说,是偶然也是必然。 初见你时,只觉得高大,傲气,给人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之感;除了这些,似乎再也想不起更多的影像了。   后来的日子,你也一如既往的风格:不好热闹,不苟言笑;尤其在面对异性时,语无伦次,窘迫的满脸红霞飞。

    那时的你,理科很好,尤其是数学,属于班上顶尖水平。

    不知你是否知道,有好多同学都想向你请教,尤其是女同学们,可都不敢走近你。 记得有一次,我们的的确确被一道题难住了,问了好几个同学都不会;几个要好的女同学就嘻嘻哈哈怂恿我去请教你;说真的,虽然班上女孩子中我最顽劣,也满心高气傲的,对你,却也有些胆怯;可禁不起起哄,倔脾气一上来,问就问吧,难不成会吃了我?于是,径直向你走去,满严肃认真诚恳地请求指点。

    呵呵!想起来实在是好笑死人了。 我都一脸的静逸,而你,却窘迫的手足无措满脸通红,说真的,当时我虽强忍着了笑,私底下,几个女孩子都笑得差点没缓过气来。

      些景些事些人并非刻意地去清晰与模糊;有时,仅仅是无意一瞬间的一瞥,仅仅是一瞬的一瞥,就定格了美好。   也是这样一个柔软得如诗般精致,如词般雅致山高水远的九月天吧。

    午后的秋阳斜斜地挂在碧蓝碧蓝的天上,大家都慵懒地伏在课桌上闭目养神。

    迷迷糊糊间,从天边飘来了歌声:花儿为什么这样红,为什么这样红;哎……红得好像,红得好像燃烧的火,它象征着纯洁的友谊和。

    迷糊中随意地一瞥:一抹剪影镶嵌在一轮金色的光环中,从那光环中飘出来那如水般柔软恬静的歌声轻飘飘的近似空灵,那么的如梦如幻﹑亦真亦幻;恍惚中,我甩了甩头揉了揉眼,回过神来方看清,光环中是你在浅吟低唱,一抹浅笑如痴如醉般挂在嘴角。

      当时的景,好美;当时的人,好美;当时的歌声,好美。

    我不知道,那时青涩的萌动是否可以称之为“爱情”,其实,那时年少的我们好像没听说过“爱情”,也不明白爱情是什么;只是觉得特崇拜,崇拜的似乎有些喜欢;是的,喜欢,就像白云喜欢蓝天,清风喜欢明月,花儿喜欢雨露阳光。

    非常美文  一段光阴一个梦,一场烟雨一流风;  都说美梦成真好,谁料情怀只梦中。

      光阴如梭。 转眼,同窗两载的你我,各奔东西,没有了彼此的讯息。 慢慢的,慢慢的,那时刹那间的悸动岁岁念念成了不是梦的梦。   好多好多年了,似乎有个心愿未了。

    期许着能再见,不为别的,也无有半点暧昧,纯纯的,只是想知道你在哪里?过的好不好?谁嫁了羞涩孤傲的你?是否还会唱起那首老歌?听你唱歌的你的她,是否亦如我般的崇拜与陶醉?  原以为,这只是一个愿望,也只能是一个愿望了。

    又一个偶然中的偶然,听到了你熟悉的声音,知道了你的消息。

    无线的两端,传递了相互的境况。 与你的谈话中,你还是那么的拘谨。 聊到那段岁月那时的那幕时,我嘻嘻哈哈的告诉你:那时的我,崇拜的有点点喜欢上你了呢!无线的那头,你,沉默良久,似乎有些诧异也有些沉重地对我说:当时的你,目空一切的像个女王,豪放的像个野小子,谁敢有那非分之想啊!  渐渐的,除了问候,似乎无话可说了;渐渐的,除了节日的祝福,没有了聊天的欲望。 是的,你,在我的时空中似乎已渐行渐远﹑渐行渐远了。

      忽然的明白,有些梦,只可以念只可以想,不可以看清不可以触碰。 原来,那些念念不忘的,一直期许的,只为证明最初青涩情怀的美好;也只是为了见证一场如烟花般绚烂的不是梦的梦的幻灭。

      清浅的文字,寄语一个人听;你听到了吗?虽然梦已不再,但那时的情那时的景依然是我心路上最美的一道风景。 你曾经吟唱的那首老歌,依然是我半生岁月里听到的最动人最美妙的放歌。   花儿为什么这样鲜?为什么这样鲜?哎……鲜得使人﹑鲜得使人不忍离去;它是用了的血液来浇灌!  让风儿为你捎去这段文字,也让风儿为你送去这首老歌,愿你安好!。

    上一篇:分清人生三件事 陈洪浪讲师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