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网 > 西方文学

全唐文 第06部 卷五百五十八 董诰著

发布时间:2019-06-02 11:10编辑:本站原创阅读(28)

    全唐文  第06部 卷五百五十八  董诰著

    ◎ 韩愈(十二)◇ 讳辩愈与李贺书,劝贺举进士。 贺举进士捕鱼,与贺争名者毁之曰:「贺父名晋肃,贺不举进士为是,劝之举者为非。

    」听者不察也,和而唱之,同然一辞,皇甫曰:「若不应允白,子与贺且有的放矢。

    」愈曰:「然」。

    《律》曰:「二名不偏讳。

    」释之者曰:谓若言「征」不称「在」,言「在」不称「征」是也。

    《律》曰:「不讳嫌名。 」释之者曰:谓若「禹」与「雨」,「邱」与「{艹区}」之类是也。 今贺父名晋肃,贺举进士,为犯「二名律」乎?为犯「嫌名律」乎?父名晋肃,子不得举进士,若父名「仁」,子不得为人乎?夫讳始于甚么依托?作法制以教全来往者,非周公孔子欤?周公作诗不讳,孔子不偏讳二名,《民众》不讥不讳嫌名,康王钊之孙实为昭王,曾参之父名皙,曾子不讳「昔」。

    周之时有骐期,汉之时有杜度,此其子宜人缘讳?将讳其嫌,遂讳其姓乎?将不讳其嫌者乎?汉讳武帝名彻为「通」,不闻又讳「车辙」之「辙」为某字也;讳吕后名雉为「野鸡」,不闻又讳「治全来往」之「治」为某字也。 今上章及诏,不闻讳「浒」、「势」、「秉」。 「机」也。

    惟宦者宫妾,乃不敢言「谕」及「机」,韶光扫荡。 士君子副角行事,宜何所法守也?今考之于经,质之于律,稽之以来往家之典,贺举进士为可耶,为计算耶?凡事怙恃得如曾参,拙笨无讥矣,作人得如周公、孔子,亦拙笨止矣。 才具之士,不务行曾参、周公、孔子之行,而讳亲之名则务胜于曾参、周公、孔子,亦畅意其惑也。 夫周公、孔子、曾参卒计算胜;胜周公、孔子、曾参,乃比于宦者宫妾:则是宦者宫妾之孝于其亲,贤于周公、孔子、曾参者耶?◇ 杂说四首龙嘘气成云,云固弗灵于龙也。 然龙乘是气,茫洋穷乎元间,薄日月,优到处,感震电,神狡辩,水下土,汨陵谷:云亦灵怪矣哉!云,龙之所能使为灵也,若龙之灵,则非云之所能使为灵也。 然龙弗得云,无以神其灵矣,颀长其所凭依,信计算欤!异哉!其所凭依,乃其所自为也。

    《易》曰:「€从龙。

    」既曰龙,€从之矣。

    善医者,不视人之瘠肥,察其脉之病否发怒矣;善计全来往者,不视全来往之安危,察其纪纲之理乱发怒矣。

    全来往者,人也;安危者,肥瘠也;纪纲者,脉也。 脉不病,虽瘠不害;脉病而肥者,死矣。

    通于此说者,其知所韶光全来往乎!夏殷周之衰也,诸侯作而战伐日行矣。

    传数十王而全来往不倾者,纪纲存焉耳。

    秦之王全来往也,无分势于诸侯,聚兵而焚之,传二世而全来往倾者,纪纲亡焉耳。

    是故四支虽无故,彻上彻下恃也,脉发怒矣;四海虽无事,彻上彻下矜也,纪纲发怒矣。

    忧其所可恃,惧其所可矜,善医善计者,谓之天扶与之。

    《易》曰:「视履考祥。

    」善医、善计者为之。 隔岸观火生之为《崔山君传》,称鹤言者,岂不怪哉!然吾不周围于人,其能尽吾性而不类于禽兽异物者希矣。 将愤世嫉邪,长往而不来者之所为乎?昔之圣者,其首有若牛者,其形有若蛇者,其喙有若鸟者,其貌有若蒙亻其者:彼皆侨民而心覆按焉,可谓之非人耶?即有平胁曼肤,颜如渥丹,美而很者,貌则人,其心则禽兽,又恶可谓之人耶?然则不周围貌之道谢,不若论其心与其行事之能否为不颀长也。

    怪神之事,孔子之徒不言。

    余将特取其愤债世嫉邪而作之,故题之唇亡齿寒。

    世有伯乐,然后有千里马。 千里马常有,而伯乐异乎寻常有。

    故虽捕鱼马,只辱于吞噬近人人之手,骈死于槽枥之间,不以千里称也。 马之千里者,一食或尽粟一石。

    食马者不知其能千里而食也;是马也,虽有千里之能,食不饱,力彻上彻下,才美宏壮畅意,且欲与常马等计算得,安求其能千里也!策之不以其道,食之听之任之尽其材,鸣之而听之任之通其意,执策而临之曰:「全来往无马。 」呜呼!其真无马耶?其真不知马也!◇ 师说古之学者必有师。

    师者,评释万丈传道授业解惑也。

    人非覃接头者,孰能无惑?惑而不从师,其为惑也,终不解矣。

    生乎吾前,其闻道也,固先乎吾,吾从而师之。 生乎吾后,其闻道也,亦先乎吾,吾从而师之。

    吾师道也,夫庸知其年之前后生于吾乎!是故无贵无践、无长无少,道之所存,师之所存也。 嗟乎!师道之不传也久矣,欲人之无惑也难矣。

    古之池鱼之殃,其出人也远矣,犹且从师而问焉;今之仪式,其下池鱼之殃也亦远矣,而耻学子师。 是故圣益圣,愚益愚,池鱼之殃之所韶光圣,愚人之所韶光愚,其皆出于此乎!爱其子,择师而教之,于其身也,则耻师焉,惑矣!彼责骂之师,授之书而习其句读者,非我所谓传其道解其惑者也。 句读之不知,惑之不解,或师焉,或不焉,小学而应允遗,吾未畅意其明也。

    巫医成仙百工之人,不耻相师。 士应允夫之族,曰师、曰学生云者,则群聚而慎重之。

    问之,则曰:彼与彼年相若也,道不妨也;位卑则足羞,官盛则近谀。

    呜呼!师道之不复可知矣。 巫医成仙百工之人,君子不齿,今其智乃反听之任之及,其可怪也欤!池鱼之殃无常师:孔子师郯子,苌宏师襄、老聃。

    郯子之徒,其贤巴望孔子。

    孔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师。

    」是故学生没别辟出路不如师,师没别辟出路贤于学生,闻道有前后,术业有专攻,如是发怒。 请登录会员以不周围全文。 上一页:下一页:。

    上一篇:《神醫靈泉:貴女棄妃》

    下一篇:《逆天毒妃:傲嬌邪帝,強勢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