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网 > 西方文学

第三百二十章 请帖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发布时间:2019-07-11 17:13编辑:本站原创阅读(177)

    第三百二十章 请帖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在会馆里。 林延潮与林世璧相对而坐,二人面前各摆着一条横案,横案上放着十几卷书。

    林延潮喝了一口香茗,一副好整以暇的样子,而林世璧则是不时用折扇,敲着额头。

    林世璧与林延潮二人正相互考难对方经义。

    明显看来林世璧已是处在下风。

    这一道题目考倒了林世璧,还是在他最擅长的本经礼记上。

    林世璧不由腹诽,心道林延潮在书经上碾压他也就算了,居然礼记上自己也输了,哼,不就是过目不忘的才能吗?如果我有,我也行。

    就在林世璧磨磨蹭蹭不愿认输时。 “会元郎,首辅张相爷下帖子来请你了。 ”外面掌柜地激动的声音传进屋里。 林延潮微微一愣心道,张相爷?张居正?他居然会下帖请我,没这道理?我还想主动找上门去呢。

    林延潮起身道:“天瑞兄少陪了。

    ”林世璧巴不得林延潮走了,淡淡道:“算你这次侥幸了,下次我们再分胜负。

    ”林延潮笑了笑不以为意。 林延潮走到大堂,但见一人拿着帖子,一见了自己就拱手道:“这位想必就是林会元了吧,失敬,失敬。 ”林延潮点点头,拿过帖子。

    这是撒着金粉的帖子,一见就觉得一股炫酷风扑面而来。 林延潮打开帖子看了,上面写着‘豆花雨歇,午后正宜挥麈之谭。 敢告前驺,布席扫室以俟。

    ’落款太岳二字。 林延潮看了帖子上礼数很周全。

    晋人清谈时,常挥动麈尾以为谈助,故而用挥麈来指聊天。

    帖子里言辞也很客气。

    全然宰辅没有居高临下喝令你前去赴宴的意思,真正算得‘请帖’。 不过林延潮却是皱眉反问:“这请帖是张首辅亲自写的?”那下人赔笑:“当然都是相爷亲笔所写,足见贵客尊贵。

    ”林延潮看了这一行字。 但见笔锋劲厉,非几十年寒暑之功。 等闲是写不出来的,不由佩服张居正书法。

    张居正给林延潮请帖,福州会馆里几个举人和商人凑上来。

    一人道:“会元郎,这确实是相爷府的请贴,我曾看过一次。 ”另一人道:“会元郎,相爷府的请帖,可非同一般啊!等闲人是收不到的。 ”众人一副啧啧称奇,十分羡慕的样子。 其他人私下议论道。 “会元郎得相爷亲自请入府中。

    还不如飞黄腾达,状元唾手可得。 ”“着实羡慕啊!”几人又是羡慕,又是嫉妒,却也有人道:“这有什么好羡慕的,会试在即,张相身为阅卷官,岂能私见贡士。 ”“国家取材,成了私下收授?”还有人道:“你这是犯了红眼病,换了你是会元郎,相爷下帖来请。

    你敢不去?”“哼,不过是当朝权相罢了,拿轿子请我。 我也不去。

    ”此人口上虽这么说,但明显从脸上却看出了几分又羞又恼之色。

    无论大家怎么说,旁人确实羡慕嫉妒林延潮收到了张府请帖。

    这时他却问道:“敢问一声,为何相爷要午后见面了?是否太匆促了。

    ”其他人听了林延潮这么话,都是脸色一变,当朝宰辅要你去见面,你还挑三拣四,嫌弃时间不对。 那下人也有几分变下脸来:“上午相爷要早朝哪里有空,自是午后前去。

    林会元郎你去还是不去?”林延潮连忙:“这自是要去的。 ”那下人摆出你敬酒不吃吃罚酒的脸色:“那好,马车已是在外面了。 会元郎这边请吧!”林延潮道:“且慢,既是相爷有请。

    且容在下沐浴更衣,若是不如此,且失了恭敬。 ”张府的下人听了更是不快道:“不必了吧,相爷不会拘此小礼的。 ”林延潮正色道:“相爷乃当朝宰辅,若不沐浴更衣,岂非显得我不恭。 在下饱读圣贤书,岂可被人笑话不知礼。 ”那下人听了道:“既是林会元如此坚持,那好吧。 请林会元快一些,切莫让相爷等候,否则你我都担待不起。 ”林延潮笑着道:“这请你放心。

    ”说完林延潮从袖子里掏了一锭银子搁入那下人的手心。 那下人脸色好了很多道:“既是如此,我就在外面等着就是,林会元快些。

    ”“有劳了。

    ”林延潮笑着道,然后转身走回屋。 林世璧在堂后听了许久,见林延潮返身,在旁嘲讽道:“恭喜,贺喜,张江陵请你去相府一趟,必是要提携你了。

    以你的才华必得张江陵的赏识,飞黄腾达时不要忘了提携我一把。

    你还不赶快去,回来作什么?”“没听见吗?沐浴更衣!”林世璧道:“你别乱来,搞什么贵客必后至,小心弄巧成拙。 ”林延潮没有理会林世璧。

    林延潮叫来陈济川和展明,一并回到屋里。 展明问道:“老爷有什么吩咐。

    ”“先把门关紧。

    ”展明依言关了门,林延潮将请帖放在桌案上道:“诸位,这请帖是假的!”“什么?”三人都是惊讶不已。

    林世璧从桌案上拿起请帖,仔细看了一遍道:“怎么会是假的?我曾见过张府的请帖,与这如出一辙,何况这十几个字,乃工工整整的翰林体,我从小见惯了,必出自张居正之手。

    ”林延潮微微一笑道:“天瑞兄,真许久不读书啊!”林世璧皱眉道:“你这话何意?”林延潮指着请帖道:“更不成愁,何曾是醉,豆花雨后轻阴,这诗天瑞兄可是忘了啊。 古称农时八月,所下之雨为豆花雨。

    但你看这请帖第一句,豆花雨歇,午后正宜挥麈之谭。

    这不是将眼下的三月弄成了八月吗?”林世璧听了林延潮这么说,仔细一看,恍然道:“不错,不经你这么说,我竟没有察觉。 ”陈济川一旁问道:“会不会是张府的人搞错了?”林延潮摇了摇头道:“我初时也以为是张相让手下人代笔,但我方才问了那下人,他亲口答说都是由张相亲笔写的。

    旁人可以出错,但张相乃翰林出身,岂会连豆花雨是八月时下的都不知道。 ”“这请帖或许真是出自相府,但是张相爷拿来请别人的。

    眼下却被有心人拿来,他不知豆花雨的典故,拿来冒充相府邀请,其意是想要诈我上马车!”(未完待续。 )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

    上一篇:小学二年级上册工作总结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