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网 > 西方文学

现实主义文学“过时”了吗 感受态细胞制备

发布时间:2019-06-08 07:20编辑:本站原创阅读(175)

    现实主义文学“过时”了吗 感受态细胞制备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现实主义文学“过时”了吗——从路遥作品接受历程看现实主义的生命力作者:王卫平(辽宁师范大学教授)  从《平凡的世界》三卷本于1986年至1989年陆续问世算起,对路遥的接受整整走过30年的历程。 在前20年,对路遥的接受出现两极分化:大众的持续“热”和学术界的一直“冷”。

    这种“冰火两重天”的现象被称为“路遥现象”。 但近十年来特别是近两年来,学术界已发生很大变化。 路遥(右)在陕北农村走访。

    新华社发  虽然路遥从1973年开始发表短篇小说,1980年发表的中篇小说《惊心动魄的一幕》还获得第一届全国优秀中篇小说奖。

    但他的作品真正引起大众广泛关注的是从1982年发表的中篇小说《人生》开始。 1983年,《人生》获得第二届全国优秀中篇小说奖。 1984年,根据其同名小说改编的电影《人生》的公映,轰动全国并且获奖,路遥和《人生》进入了大众接受的视线。 《平凡的世界》问世后,形成了持续的接受热潮,一直延续至今。 1988年2月,《平凡的世界》三卷本还没有出齐,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就开始首播这部作品并召开座谈会。 由《平凡的世界》衍生出来的作品就有1989年被改编成的14集电视连续剧,于1990年4月在央视一套、二套播出,并获得电视剧飞天奖;1995年,被改编成连环画,由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2015年年初被改编成56集电视连续剧,在北京卫视、东方卫视首播,并获多个奖项;2018年1月被改编成话剧,在国家大剧院首演,并开启了为期3年的全球巡演。   单就小说来说,《平凡的世界》受到了大众读者持续的喜爱和阅读。

    2008年10月,在新浪网“读者最喜爱的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品”的调查中,《平凡的世界》高居榜首;2012年2月,山东大学文学院在全国十省进行“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品接受调查”,读过《平凡的世界》的读者占%,位列所有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品的第一位。

    新世纪以来,在北京师范大学、浙江大学等高校图书馆,《平凡的世界》的借阅量一直稳居第一,这表明这部作品很受高校读者的欢迎。

    在网络中,网友发表对《平凡的世界》的阅读感受、留言、评论的数量不计其数,可见作品的人气之高。 截至2018年11月,《平凡的世界》已累计发行1700万套,这是北京出版集团在建社70周年座谈会上公布的数字,它已超过了新中国成立以来曾经创造长篇小说发行纪录的《家》《红岩》《青春之歌》等作品的发行量。

    尤其是近30年来,我国出版长篇小说的总量超过10万部。 在这种情况下,《平凡的世界》平均每年发行万套,创造了我国小说出版的奇迹。

    《平凡的世界》成为小说皇冠上的明珠,璀璨夺目。

      严格来说,文艺界对路遥并没有怠慢,路遥的作品被改编成电影、电视剧、连环画、话剧并不断获奖就是明证。 就小说来说,路遥的作品还曾两度获全国优秀中篇小说奖、两度获全国优秀长篇小说奖。 但是,学术界刚开始对路遥比较冷漠,多数中国当代文学史特别是有较大影响的中国文学史都对路遥及其作品只字不提,有的稍有提及,也是一笔带过。

    这种“冷”和大众接受的“热”形成强烈反差。 欣喜的是,学术界对路遥的接受渐渐由冷变暖。

    截至2018年年底,在某平台上以“路遥研究”为关键词检索,共搜到文献1247篇。

    以2007年为界,分为前后两个时期:从20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中期,每年关于路遥的研究论文都是个位数,甚至有的年份只有1篇;从2007年到2018年,12年间研究路遥的论文增至977篇。 2015年2月,电视剧《平凡的世界》的热播,直接推动了学术界对路遥的研究。 全国重点报刊大量刊发评价路遥的文章,其中以王兆胜的《路遥小说的超越性境界及其文学史意义》(《文学评论》2018年第3期)和张志忠的《重建现实主义文学精神——路遥〈平凡的世界〉再评价》(《文艺研究》2017年第9期)最具代表性。 前者从路遥小说的天地境界、对婚恋的辩证理解,以及“同呼共吸”的心灵叙事高度评价了路遥小说的开拓性、创新性、深刻性和超越性及其文学史意义。

    后者从经典现实主义的理论高度,重新揭示了《平凡的世界》的巨大成就,完成了对作品的重新评价。

    2017年11月,陕西省作家协会等在延安大学召开了纪念路遥逝世25周年学术研讨会。

    2018年12月,中国作家协会、陕西省委宣传部在京召开了改革开放与路遥的创作道路研讨会。

    研讨会上,路遥的创作得到评论家、学者的高度认可。   从大众接受的持续火爆到学术界接受的冷暖历程给我们许多启示,其中需要重点探讨的是关于现实主义文学的强大生命力问题。 众所周知,《平凡的世界》创作和出版的年代,正是现实主义最不吃香、现代主义最受青睐的年代。

    现实主义被很多作家、评论家视为“老土”“陈旧”“过时”,而现代派、先锋文学则被认为是“时髦”。

    在这种情况下,路遥决定继续采用现实主义的原则和方法来创作这部作品。 《平凡的世界》第一卷就曾遭到出版社的两次退稿,后来组稿的责编也承受了很大压力,原因都是该作品指向现实主义。 然而,现实主义文学“过时”了吗?现在看来,答案是否定的。 正像路遥后来所说:“考察一种文学现象是否‘过时’,目光应该投向读者大众。 一般情况下,读者仍然接受和欢迎的东西,就说明它有理由继续存在。

    ”《平凡的世界》的接受历程,就有力地证明了这一点。

      现实主义具有广阔性。

    1956年,文艺评论家秦兆阳发表了《现实主义——广阔的道路》一文,在文艺界引起强烈反响。 他认为无限广阔的现实生活和文艺反映现实的特殊规律都决定了现实主义的广阔性。

    “现实生活有多么广阔,它所提供的源泉有多么丰富……现实主义文学的视野、道路、内容、风格就可能达到多么广阔、多么丰富。

    它给了作家们多么广阔的发挥创造性的天地啊。

    ”今天重温秦兆阳的观点,仍有价值和意义。 迄今,文学界总结出的现实主义类型就有多种,比如批判现实主义、经典现实主义、客观现实主义、主观现实主义、朴素的现实主义、清醒的现实主义、新现实主义、感受型现实主义、心理现实主义、魔幻现实主义等,说明它比其他流派更宽阔。

      现实主义具有开放性。 当年秦兆阳强调现实主义是广阔的道路,其主旨就在于提醒人们不要把现实主义窄化、教条化,对现实简单的映照或机械的翻版不是真正的现实主义。 现实主义是开放的,而不是封闭的;是包容的,而不是排他的。 20世纪,各种现代主义、后现代主义虽然层出不穷,但始终不能摆脱现实主义的影响,其根本原因在于现实主义的开放性和包容性。 时至今日,现实主义仍有很大可供敞开的创作空间。

    路遥小说的现实主义选择和它所具有的超越性境界与开放性品格,是其被千百万读者持续追捧的根本原因。

      现实主义具有长久性。 虽然作为世界性的文学思潮,现实主义文学在19世纪才登上舞台,但现实主义的作品古已有之,而且至今依然具有强劲的生命力。

    中国文学自古就有写真实录和写意抒情两大传统,分别以《诗经》和《楚辞》为源头。

    无论中西,现实主义文学都具有长久性,它是文学的“常规武器”,是无数作家不变的文学信仰和追求,也是读者的阅读需求。 从新时期来看,尽管现实主义文学不具有“先锋性”,也曾一度被冷落,但时隔不久,从小说到影视,都出现了现实主义的强势回归。 历史已经证明,现实主义文学长久不衰。

      《光明日报》(2019年06月05日14版)。

    上一篇:重生奋斗俏甜妻全文阅读 聊情情

    下一篇:意外发了2家IPO,监管层该出手了! 社会小说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