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网 > 西方文学

汪履秋治疗类风湿性关节炎经验

发布时间:2019-07-03 16:00编辑:本站原创阅读(73)

    	汪履秋治疗类风湿性关节炎经验

    汪履秋1919-1999是南京中医药大学教授,南京中医药附属江苏省中医院内科主任、主任医师,全国首批名老中医药专家师承学习指导老师,全国名老中医,享受政府特殊津贴。

    行医50余载,擅长外感时病及内科杂病的诊治,学验俱丰,尤擅长治疗类风湿性关节炎。 笔者有幸跟师侍诊,获益匪浅,中医人网站择其经验分绍如下,以飨同道。 1辨证总纲类风湿性关节炎主要表现为关节肿痛、强直、畸形和功能障碍,属中医学顽痹、历节风、痛风等范畴。

    乃因风寒湿热之邪侵袭人之肢体、筋脉、肌肉、灸节等部位以致痹阻不通,气血不行,加之气血不足,肝肾亏虚,内外相合而致痹证。

    病久邪阻经络,气血津几液运行受阻;或痹久正虚,气血津液运行迟涩,形成痰浊与癖血。

    汪教授将风、寒、湿、热、痰‘察、虚作为辨证总纲,指导辨证分型及立法遣药。

    并将症状与病机间的关系归纳为:疼痛走窜为风,喜温怕风为寒,酸痛重着为湿,红肿热痛为热,肿胀变形为痰,跳痛刺痛为癖,而面色萎黄、疲乏无刀腰膝酸软、面赤、烦热、口千、形瘦等则为虚。

    因人体票赋不同,风、寒、湿、热各有偏胜,难以确定某一病邪所致,故临床治疗类风湿性关节炎,须分清寒与热,而临床所见以风寒湿痹居多。 由于本病大多病程较长,往往外在风湿未祛,内在痰痕又生,因此,汪教授认为风湿痰察痹阻经络是病机关键菊医方考》曾将痹证病机归纳为“有寒、有湿、有疾有癣”。

    汪教授曾对70例类风湿性关节炎患者症状进行分析统计:关节僵硬变形者59例,占%,舌紫暗或有癣斑、痕点或舌下静脉痕紫者18例,占%,苔薄腻或厚腻者32例,占%,脉濡或滑者30例,占43%。

    这些资料是痰癖默络的明证。 2治疗方法散风轻证用、羌活、等疏风通络,久病重症用虫类药以搜风剔络。

    药性平和者如乌梢蛇全蝎、、蜂房等,性温者如白花蛇、娱蛤等,性寒者如、蜕螂虫、土鳖虫等,选用2-3味配伍,能增强止痛效果。 汪教授谓、娱蛤止痛最佳,治疗顽痹痛甚者乃必用之品,但此类药过剂久服则破气耗血伤阴,须注意“衰其大半而止”。

    另外,土鳖虫有破血逐癖之功。

    驱寒轻则如、、等,重则附子、川乌等。 《金僵要略心典》日:“寒湿之邪寿麻黄、乌头不能去。 ”麻黄宜生用,治疗本病作局强,《药性论》载“麻黄治身上毒风顽痹,皮肉不仁”。 张仲景治痹5个处方中均以麻黄为主药。 汪教授认为,只要无心慌、多汗及高血压病、心脏病者,常首选麻黄,用量且偏大,可用至10-15g。

    熟附子治痹证也有较好的疗效,《》日:“附子补肾命门,逐风寒湿。 ”其作用往往甚于制川乌、制草乌临证常见不少患者一旦停用熟附子,疼痛旋即加剧。 此外,即使属热痹者,在疏风清热同时,也常可配伍或熟等同用,以增强宣痹通络功效,以肠壕遏不化。 祛湿有宣湿、化湿、利湿诸法,常用羌活、独活、防己、大腹皮、威灵仙、稀签草、苍术、获荃、慧茵仁等,而苍术、防己为祛湿要药清热风热者用忍冬藤、等,湿热者用、白花蛇舌草、黄芬、等,里热者用攀母等。 化疾选用制天南星、白芥子、法、牡锡等。 汪教授喜用制天南星化痰,谓其为豁痰要药,专走经络,经临床观察,天南星对各类骨关节疼痛者,多收捷效且无副作用。

    消疥轻者用、、川芍、姜黄、卷芍、、川牛膝、、鸡血藤等,重者用三棱、藐术、制乳香、制没药、魔虫等常万理气药福伍,取“气行则血行”之意,选用积壳、大腹皮、厚朴等。 补虚阳气偏虚者选用黄茂、、、机茅、淫羊霍、肉桂、鹿角等阴血不足者选第生地黄、熟地黄、、、鸡血藤等、养血利于祛霉风邪,此即“治风先治血,血行风自灭”;肝肾亏豪者选用补骨脂、狗脊、巴戟天、、续断拘花子、黄、黄、等;阴虚阳亢者常选用鳌甲、龟板等。

    汪教授喜用枝、藤、节类药物,认为“枝藤散邪”,临床结合药性之寒热选用,可增强散邪舒筋通络之功。

    常选用桑枝、柳枝、、海风藤、络石藤、鸡血藤、天仙藤、青风藤、忍冬藤伸筋藤吉公藤、油松节等。

    其中雷公藤性偏寒,祛风湿力较强。

    现代药理研究认为该药能抑制机体变态反应箕节免疫功能。

    汪教授以辨病用药为指导,认为排除禁忌症后,日用量10-20g为宜,但使用时需防其对肝肾功能、造血功能、性器官的损害。

    此外,汪教授还根据病变部位配合引经药:上臂痛者重在祛风,常选用羌活、,重用,引经药选用姜黄、积壳、桑枝:下肢痛者重在利湿,常选用、苍术,引经药可用槟榔、木瓜、川牛膝、钻地风、海桐皮:周身关节疼痛选加千年健、伸筋草、络石藤等。 根据本病风湿痰癖痹阻经络的病机,汪教授以散风、祛湿、化痰、消疲为治则,并参考朱丹溪“上中下通用痛风方”,结合多年临床经验,自拟加减痛风方:生、、苍术、熟、、防己、制天南星、、、威灵仙各10g,鸡血藤、雷公藤各15g,3g。 临证应用时,根据疾病寒热虚实的变化,结合辨证用药,随症加减。 3辨证要点类风湿性关节炎急性发作期以祛邪为主,祛邪可安正。 汪教授认为,患者就诊时大多是急性发作,以疼痛、肿胀为主,针对本病风湿痰癖痹阻经络的病机,祛邪为首要,邪去脉络痹阻可通。 疼痛为本病主症,汪教授经多年研究,认为止痛分为4个步骤:一是按风寒湿热痰癖虚辨证治疗;二是用麻桂乌附祛风宣湿,温经通络;三是取虫类药搜风剔络止痛;四是选用雷公藤止顽痛。

    痹证多寒,寒主收引凝滞,寒邪偏胜则疼痛,故痹痛多以寒邪为主因,寒与风湿相合而成寒湿痹,或寒湿郁久化热,而致寒热夹杂,且热证大多只是病程中的某一阶段,为时较短,热象消退后,又可转为寒证。

    痹证虽寒证居多,热痹亦绝非少见,尤以寒热错杂证多见,纯属热证者较为少见。 《》指出:“因于寒者固多,痹之兼乎热者亦不少”。 因此,清热之法不可忽视,在疾病急性活动期表现为肢体关节红肿疼痛,局部扣之灼热且身热烦渴者,清热之法更不可少。

    风热较盛者用白虎桂枝汤加减;湿热较甚者用四妙丸加味;寒热错杂者用芍药汤加减。

    久痹不已,应重视益气养血扶正。 痹证迁延日久,邪深而正气虚弱,不可一味祛邪,应重视扶正。 汪教授指出,中药祛风湿药物有效量和中毒量非常接近,用之要大胆而慎重,宜微微汗出邪可去,否则汗多邪不去反易伤正。

    4病案举例孙某,女,53岁,1997年8月26日初诊。 患者两手指及两足关节肿胀疼痛、僵硬已12年,关节畸形,近月加重,晨僵近2小时,活动后好转,但仍不能握紧,上领骨不利,张口困难,舌质紫暗,脉细弦。 多次检查类风湿因子阳性。 治宜祛风湿,化痰痕,佐以搜风通络。

    处方:、苍术、、、防己、制川乌、威灵仙、制天南星、积壳、蜂房、莪术各10g,(研末吞服)3g,雷公藤15g,30g。

    每天1剂,水煎服。 服14剂后,手足关节肿痛好转,晨僵少于1小时。 继续以此方加减治疗3月,病情明显好转,晨僵已少于半小时,疼痛显著减轻,复查类风湿因子阴性。 继续守方辨证调理,病情稳定。

    上一篇:春季焕新肌 用植物觉醒肌肤活力--雪肌精谧雅臻活系列【图】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