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网 > 西方文学

看金庸怎么一句话写出一个人

发布时间:2019-07-11 15:00编辑:本站原创阅读(160)

    看金庸怎么一句话写出一个人

    上中学的时候,记得有这样一道语文题:以_________为中心。

    标准答案必须填塑造人物形象.你要是填别的,比如讲故事,那就不对,没分。 要是填多赚版税、骗女粉丝,搞不好还要被叫家长。

    可见塑造人物有多重要。

    文学天才们往往有个本事:只用一句话,就能活灵活现地塑造一个人物。 你看就有这个能力,一句话:知章骑马似乘船,眼花落井水底眠,就把酒鬼贺知章写出来了。

    我的主业是读。 金庸老爷子也有这个功夫,一句话就能写活一个人。

    今天我们来膜拜几句:1、倚天剑好大的名气!在我眼中,却如废铜废铁一般!随手将倚天剑抛在地下,扬长而去。

    杨逍这是杨逍的一段少年往事。

    在小说第27章,灭绝师太批判杨逍,揭发他的问题时,给不小心讲了出来。

    师太这是典型的负面宣传起了正面效果,不但没抹黑杨逍,反而结结实实地给杨逍长了脸,短短几十个字,就让一个霸气狂傲少年活现眼前。

    我怀疑师太要是不那么喜欢打打杀杀,认真去讲评书,不见得会比刘兰芳老师差的。

    2、《紫霞秘笈》?那也未必是甚么了不起的物事。

    任盈盈这是整个《》里,最解气的三句话之一。

    华山派丢了本《紫霞秘笈》,大动干戈,好像天塌下来了一样,都冤枉是令狐冲偷了。

    在任大小姐说出这句话之前,人人都把这个《紫霞秘笈》看成了不起的物事,岳不群这么看,岳夫人这么看,小师妹这么看,连嫌疑人令狐冲自己也这么看。

    可是出来一个任大小姐,轻描淡写地一句:那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物事嘛。 你想像一下,嫌疑人令狐冲听了这话,该是多么痛快舒爽,千钧重担怕是瞬间卸了一半。 说到底,人要见过世面。

    我曾经讲过,领导分为两种,一种是面对天大的事,都能淡定得像屁大的事;另一种是明明屁大的事,他都能折腾得像天大的事。

    任盈盈就是第一种。 3、索额图心道:那也未必,笑道:是。

    索额图邓公有句话叫不争论,这是高度的政治智慧的体现。

    你看人家索额图,虽然在理论上没达到这一高度,可在官场的实践中,却早已经深谙不争论的道理,心里说未必,脸上却笑,说:是!再看《》里另一个官员吴之荣,做扬州知府的,看似精明,其实很不成熟,饭局上居然和省长不停争论一个无聊问题韦小宝爵爷到底是不是韦皋的后代.这真是搞笑,韦小宝是谁的后代,用得着你管?领导说是谁的后代,那就是谁的后代呗!4、黄药师举起的手缓缓放下,哈哈大笑,说道:我黄药师是何等样人,岂能与你一般见识?黄药师在这一回里,黄药师纡尊降贵,主动想去找柯镇恶谈谈,结果被柯镇恶吐了一口痰,超近距离发射,正中鼻心。 按理说金庸应该是很偏爱黄药师的,但我又常常怀疑这一点。

    在小说里,他让黄药师淋过尿,踩过翔,还被迎面吐了痰,天下有这样的爱法吗?你看《》里施耐庵偏爱鲁智深,让他身经百战,却浑身上下从没有半点损伤,那才是真爱啊。 黄老邪不屑杀柯镇恶,确实有个性,也够傲娇,但其实还不算邪.最邪的是反扑过去,按住柯镇恶,一口痰吐回去。

    这才算是东邪。

    5、她(小龙女)突然声音严厉,喝道:日后你年纪大了,做了坏事出来,瞧我饶不饶你?杨过道:你自然饶我。

    小龙女明明想要吓人,自己反而被撩了。

    真像歌儿里唱的:这夜的风儿吹,吹得心痒痒。

    她和杨过的关系中,她看似高高在上,咄咄逼人,其实是守势;杨过看着被她呼来喝去,其实是攻势。

    所谓刚不可久,冷冰冰的外衣总有被凿穿的时候,然后就稀里哗啦崩盘了。

    6、撕作三份,鸡屁股给我。

    洪七公。 金庸小说里最炫的出场。 少年读书时,喜欢楚留香那样的出场,闻君有白玉美人……今夜子正,当踏月来取.后来知道,这个社会上啊,装逼太过,容易出事。

    还是洪七公这样的出场好,既压得住台,又比较安全。

    我就要个鸡屁股,你不能把我怎么地吧?7、唉,大业艰难,也不过做到如何便如何罢了。 陈近南陈近南是大英雄。

    大英雄一般不能轻易吐露心事的。

    但在和韦小宝最后一次分手时,他讲了这句话出来。

    韦小宝听了这话想哭,我们也是。

    有时候最让人怆痛的,不是英雄的失败,而是英雄的落寞和灰心。

    此前,在柳江之上,大风大雨里,红花会红旗香主吴六奇高唱了一首词:走江边,满腔愤恨向谁言?老泪风吹,孤城一片,望救目穿,使尽残兵血战。

    跳出重围,故国悲恋,谁知歌罢剩空筵。

    长江一线,吴头楚尾路三千,尽归别姓,雨翻云变。

    寒涛东卷,万事付空烟。 精魂显大招,声逐海天远。 陈近南当时也在场,这一曲真是唱进他心里了。 他知道大业艰难,吴头楚尾路三千,尽归别姓,雨翻云变;他半辈子干革命,呕心沥血,到处奔走,希望却越来越渺茫,寒涛东卷,万事付空烟。 他其实已经预料到要失败的。 他最后还能追求什么呢?只剩下十个字:精魂显大招,声逐海天远。 不知不觉写沉重了,最后来个轻松的:8、他妈的,这小子调戏韦副总管的相好,好比调戏我的亲娘,还不跟他拚命?侍卫甲不多点评了。 一句话:人才还在体制内啊!。

    上一篇:公子令伊 回到大唐当皇帝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