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网 > 西方文学

卜他年白头永偕赵赫,孟婉全文 传统的民俗故事

发布时间:2019-07-13 13:55编辑:本站原创阅读(6)

    卜他年白头永偕赵赫,孟婉全文 传统的民俗故事

    主角赵赫,孟婉卜他年白头永偕是最新完结超热门的短篇小说,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一个是没落贵族千金,一个是跋扈军阀少子,一场意外将他们绑入婚姻。

    她有明月在怀,他有真爱在侧。

    她以为还有机会离开,他以为他们无法长久。 然而在乱世动荡里,爱与恨却交缠错生,月下回首,曾经相依相扶的那人却已消失在迷雾中。

    赵赫,你说来渡我,而今,你人在哪里。 精彩章节没有往来行人的车站尤其安静。 蒸汽机发出的鸣笛声,在这长长的月台上,似乎有一点儿回响的意味。 接连的车轮开始滚动起来,“哐当哐当”,带着他独有的响动。 孟婉坐在小刘指点的车厢里,身子半倾着朝外看,可无论她的双眸怎样追着那辆车走,那载着她兄长的车,带着她唯一在这世上还能够依靠的亲人的车辆,还是不可避免的渐行渐远了。

    她不知道自己这么做究竟对不对,可她没有更多选择。

    和兄长一块儿留下来,诚然他们兄妹两个能够待在一块儿不分开。 可之后呢?小刘说,他会留下来照顾她的兄长,他会保证帮兄长把腿治好。 孟婉看小刘搭过兄长的脉搏,他应该是懂得一点儿医理的。

    而事实是,她留下来毫无用处。

    除了会更多的拖累自己的大哥。 大哥的腿就是因为她,才被吴佩芬敲折的。 如今,只求小刘果然能够如他自己所说,可以对大哥负责,可以治好大哥的腿伤,然后,再带大哥来跟她团聚。

    火车彻底开动起来,终于,孟婉连月台也没有办法再看到了。 她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双眼是酸涩的。

    从娘胎里生出来,至今,十九年的时光,她没有离开过越州,哪怕是越州的乡下,她也不曾去过,而如今,坐在这样一节车厢里,她将要去往一个陌生的远方。 孟婉的心中不是没有迷惘跟害怕的,可是,她没有多少害怕跟迷惘的资格。

    她要拿自己来做赌注,替她自己,也是替兄长,赌一个可期待的未来。

    紧闭的车厢门那传来一点儿声响,在火车“哐当哐当”的声音之中并不突出,可还是惊到了孟婉。 孟婉猛的站起来,她手支在靠窗的小桌子上,面庞紧绷,一双眸子紧紧盯着门口的位置。 赵言弯腰进来,看到她一副紧张防备的模样,微微挑了一下眉梢。

    孟婉看到来人,蓦然的松了一口气,她大约是想要露出一点儿微笑的,可是,实在是几番磋磨,又才刚和自己的兄长分别,她没有一点儿的力气来跟旁人虚与委蛇。 便也不打算在他跟前装模作样了,只管坐下来了,微垂着眼睑,声音很低道:“是你啊!”赵言三两步走到了她面前,就在她对面坐下来。 他手伸过去,在桌上那小茶壶上一摸,摸着是冷的,眉头又挑了一下。 “怎么不喊人换一壶热的来?”孟婉哪里有什么心思喝茶吃点心,摇了摇头道:“忘了。 ”边说边起身:“你要是想喝热茶,我出去打一点儿。 ”说着,就要站起来。 然而,她人还未起身,握着茶壶的手却被人一握,连带着手里的那一把茶壶,都被包着按下来,放回来了桌上。 孟婉下意识就要挣脱,那热烫的手掌太有力量,且带着一种灼人的热度,让她心里像是沸水煮开了一般,狂跳不已。 察觉到孟婉的神色,赵言眼眸深了几分,他没有多说什么,就把手松开,只道:“不着急,你先坐着,我有些话跟你说。 ”孟婉想他可能是要跟自己讲,他是怎么样从吴小六的手中逃出来的。 便依言坐回来,像是学堂里的学生一般,抬起一双无尘的眸子,定定的看向他。 赵言被那双无暇的双眼望着,心里有一瞬间的宁谧,像是回归到了懵懂孩童时代,还未见识到丑恶人心的时光。 他眼眸深处微微起了一点儿波动,很快归于平日里的沉静。

    “你要跟我说什么?”他长久的看着她,却并不着急开口,孟婉被他那乌沉沉的眸子看得有一点儿不好意思,抿了抿红唇,只好自己出声先问。 真是难以想象,他竟在一个小丫头跟前失了神。

    这倒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

    赵言眉头紧了一紧。 孟婉看他比刚才严肃了几分,有些迟疑是自己这一句话问错了,正当不知道该怎么样补救,就听赵言问道:“对于你跟我的婚事,你是怎样看待的?”他需要借着孟婉掩人耳目,在到达金陵之前,他的行踪不能暴露,这是他选中了孟婉当“未婚妻”,借此躲入孟家的缘故。

    而现在,他本人已经在前往金陵的火车上,待到了金陵之后,她是想要一笔钱,自谋生路,还是选择继续履行他们之间的“婚约”,是该有个结论的时候。

    孟婉听到他说这句话,愣了一下,随即想到,自己是他的朋友小刘救出来的,那么她家里的情况他应该也已经知道了。 孟家表面见着好像还残存几分光鲜,可是任何一个正经人家里,谁都不愿意和她那样一个混乱的家庭结亲的。 更何况,兄长现在的情况,一笔医药费少不了,她自己又是身无分文的......孟婉想到这里,内心浮上来一种沉沉的羞耻,她几乎是跟打秋风的刘姥姥没有什么两样了,眼前只剩了他这一个人能“借债”过日子,他这话的意思,是要跟她了断吗?要换做是从前,自尊心万万不能够允许她还留在这里,等着他下“逐客令”,可是现在.......孟婉压着心头沉甸甸的羞耻感,踩着自己的自尊,她将两只眼睛瞪得圆圆的,盯住了赵言。

    她努力做出凶悍的样子来,好让自己气势足一点儿,能吓唬人一些。 “你这话什么意思?当着我爸的面,是你自己死皮赖脸要跟我定亲的!现在问我这个,你别想赖账!我不会认的!”可惜,她长了一张过分柔嫩的小脸,虽带了点儿伤,却只增添了柔柔可怜样儿,还有那一点点照虎画猫的奶凶。 赵言先是有些惊讶她会说出这番话来,随即忍不住,“噗嗤”一声。

    他单手握拳抵在唇边,竟笑了出来。

    孟婉脸红得透透的,要是眼下有个地洞,她是绝无考虑,立即就要钻进去躲起来的!忒丢人!她长这么大,都没有这样丢人过!可偏偏,她还不能退缩!硬是撑着,睁着一双大眼睛。 其间心里翻涌,几番情感交错缠绕着冒上来,她难受极了,两只眼眶红透了,鼻尖也犯了红晕。

    上一篇:青浦区成人高考志愿填报方法,上海青浦区成人高考怎么报志愿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