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网 > 西方文学

互联网仲裁 是昙花一现还是未来可期

发布时间:2019-07-13 18:35编辑:本站原创阅读(87)

    互联网仲裁 是昙花一现还是未来可期

      目前互联网仲裁平台主要分为两类:一是地方仲裁委自发搭建的在线仲裁机构。 另一种是第三方服务平台利用电子系统与仲裁委对接案件。   最近一段时间,不少互金公司向记者咨询互联网仲裁的事。

    他们的诉求很明显:希望借助互联网仲裁提高自己的信誉,震慑不还钱的老赖。

      老赖与催收的战争持续升级。 这一边,老赖联盟遍地开花,他们针对五花八门的催收手段练就了一身反催收的本领,他们叫嚣着把“催收狗”打个落花流水;另一边,催收们管老赖们称为“地老鼠”,意思是他们见不得光。   你追我赶的游戏玩了很多年,但想让老赖们还钱似乎比登天还难。 有数据显示,在现金贷疯狂跑马圈地的时候,国内运营现金贷的平台接近3000家,而行业每月的总都保持在2000亿元以上。

    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一年万亿的成交量,其实很多是靠几百万的共债人群做出来的。

    这些职业老赖对催收已经无动于衷。   除此之外,有些欠款的催收的触角是伸不到的。

    “有时候一个老赖住在4线城市,要坐火车再转汽车才能到小县城。

    我们不可能真的为了好几年几千块的欠款找个催收公司去上门催收,就算真的收回来,那点儿欠款还不够成本的。 这种催收基本就是贴钱。

    ”一家互金公司创始人对新金融记者表示,基于此,他们想通过互联网仲裁这种法催的手段震慑老赖。   新金融记者从几家互金公司了解到,越来越多的互金公司开始接洽互联网仲裁,不少公司甚至刚签约,就把合作协议放在了置顶的轮播广告里。 “互金公司,尤其是现金贷,生意都是用钱砸出来的。

    对于法律,我们考虑的太少。 但现在,互金公司迫切需要一个可靠的法律背书。 ”一家互金公司创始人对新金融记者表示。

      第三方崛起  互联网仲裁是指仲裁程序的全部或主要环节均在网络上进行。 仲裁机构制定网络仲裁规则,搭建网络平台,接收与传送电子化仲裁文书,请求、开庭、质证、调查、答辩等仲裁环节活动完全在线上举行。 相比而言,线上仲裁的成本往往是传统仲裁的十分之一,流程也相对简单,最短7天就能结案。   其实早在2014年底,仲裁就已经开始拥抱互联网。 2015年十二届全国人大政府报告中首次提出“互联网+”行动计划,把原来线下案件办理程序搬到线上。 2017年6月中央深改组批准设立杭州互联网法院,互联网法院可以审理小额金融贷款纠纷。

      目前互联网仲裁平台主要分为两类:一是地方仲裁委自发搭建的在线仲裁机构。 另一种是第三方服务平台利用电子系统与仲裁委对接案件。

    目前看来,自己搭建网站的地方仲裁委少之又少,在全国200余家地方仲裁委中,只有几家,比如北海仲裁委、广州仲裁委等在自己做平台,大部分是提供技术和服务的第三方公司搭建第三方平台对接地方仲裁委。   “仲裁委是做仲裁的主体,第三方公司相当于跑腿儿的中介,就像去法院起诉,法院是宣判的主体,可能有个代理人帮你跑跑腿儿,在互联网仲裁中,第三方公司相当于类似的角色。

    ”一位曾创建在线仲裁平台的业内人士表示:在一个仲裁案件中,第三方公司的盈利模式是收取2%—3%的服务费,这部分费用一般由败诉的一方承担。   不好做的买卖  有数据显示,目前我国金融行业每年产生的大概是三千亿级别,但其中用到互联网仲裁的连1%都不到。

    这意味着,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互联网仲裁发展的并不好,从另一方面看,这也意味着这一领域蕴藏着巨大的发展空间。

      于是,越来越多的人入场了。

    业内人士透露,最多的时候,这个市场上有近百家职业在线仲裁平台,但现在还剩下几十家。

    这是一个潜力巨大的市场,但要想轻易拿下,也没那么容易。

      “当进入行业之后,我们发现,由于很多案件很难规模化和批量化,所以并不适合互联网仲裁。 比如一些情况复杂的经济纠纷,对这个案子的处置流程,就可能很难被直接作为其他案子的重要参考。 ”前述互联网仲裁平台创始人称。   尽管有不少现金贷公司主动上门求合作,但第三方公司发现,这些客户并不好做。

    不少平台的都超过了法定红线,本身不合规,法院不会支持。 而且,除了互联网仲裁自身很多环节还没有走通外,很多法院对这个新事物的接受度还不高,沟通成本因此变得很高。

      在种种原因叠加的背景下,2018年的互联网仲裁发展的并不顺利。 不少第三方公司甚至抛弃了互联网基因,单纯的做成了传统仲裁资源对接的中介。

      行业回暖  或许是监管之后,互金行业合规性提高,他们的法催需求也随之增加。 几家互联网仲裁平台的负责人感到:2019年或是互联网仲裁的爆发期。

      “现在互金行业的逾期普遍上涨了3%到10%,这些贷后不良是一块很大的市场。 与此同时,‘3·15’之后,一些违规催收手段被关注随即被叫停,利用互联网仲裁这种正规的法律途径追回欠款越来越受到认可。 ”一位业内人士直言。   有消息称,2018年,曾有不少正规的金融机构尝试过互联网仲裁,经过一段时间的试行和观察,2019年,和一些大的金融机构也开始进场了。

      业内人士认为,互联网仲裁行业回暖的根本原因是,经过几年的摸索,行业本身趋于成熟。 比如,从技术上看,在拟定、电子签名识别、证据采集等方面,平台方积累了大量的经验,大体可以标准化应用。   “仲裁相关的法律程序互联网化是必然趋势,首先是电子签名的广泛应用,其次是互联网业务的快速发展需求,都会加速对法律程序线上化的需求。 ”业内人士认为,走法律科技的路子,绕不过法律程序的严格限制以及成本收益的平衡,而这些问题在新兴的互联网仲裁下都能够解决。

      (文章来源:新金融观察报)。

    上一篇:2018年南昌市中考报名时间:3月16日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