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网 > 西方文学

午夜牧羊女 仙声夺人

发布时间:2019-07-11 17:13编辑:本站原创阅读(177)

    午夜牧羊女 仙声夺人

    等东晋的一位强者找过来时,被眼前这大场面的打斗狠狠震住了。 他擦了擦眼睛数了数,敌人总共就六位,然而围攻这六位的虚影有——四十二位。

    也就是说,平均七道剑影围攻一位修士。 而本该是目标的人却懒洋洋的站在原地,时不时的弹出一道剑气捣乱。

    那闲适自在的模样让他看的都眼红,更别提那六位倒霉蛋了。

    “煦帝陛下,是否需要……帮忙?”他声音艰涩,硬着头皮说着违心的话。 他明知道煦帝完全不需要帮忙,可碍于陛下的命令,不能当做完全没有看到。

    容娴懒洋洋的斜睨了过来,天然一段风韵都在眼梢,风姿凤毛麟角。

    这位强者心中暗暗夸赞,若非知道煦帝是怎么一位疯起来连自己都杀的疯子,他肯定会被迷惑。

    感谢这位主高傲的性格,行事作风即便疯狂也从未掩饰过。

    “你哪位?”煦帝陛下微抬了抬下颔,毫不客气的问。

    强者:“……在下秋杀,恬为地榜第五十二。 ”容娴翻了一个很有技术性的白眼,起码秋杀没有看出来。 她嫌弃的说:“连朕的排名高都没有,你是凭着什么说帮朕?你那冻死了秋蝉的名字吗?”星辰阁公布了最新的地榜排名后,煦帝陛下高居第四十。 她有资格对秋杀王之蔑视。 秋杀嘴角抽了抽,按捺住自己想要上前跟那些人一起围攻煦帝的想法,木着脸道:“既然煦帝陛下不需要,在下这便告辞。 ”说罢转身就走,好似不给任何人挽留的机会。

    唔,容娴也没想着挽留他。 在这满是敌人的地方,她谁都不信,谁也不能相信。 容娴眼里闪过一抹厉芒,身影一闪进了战场,随便挑了一人打了起来。

    围攻的剑影也不约而同的退开,重新选择了对手。

    于是,某些人可能被八对一了。

    直到容娴一剑将那人分尸,又重新选择对手,解放了剑影后,又有人多对一了。 这等恶性循环实在是#让人闻者伤心见者落泪#。

    随着这六人的一一陨落,道台之外,日夜悬挂与虚空的地榜之上,一个个散发着金芒的名字也随之暗淡了下去。

    “第八十五的程远竟然陨落了,他都即将突破了,可悲可悲!”“第九十三的落霞仙子也陨落了,到底是何人能下此毒手。 ”“排名第九十九和七十三、七十七、八十二的刘家二兄弟以及陈家嫡子竟然也陨落了。 这下可好了,刘家和陈家损失惨重,此次定会一蹶不振。

    ”外界议论纷纷,诸位大佬也将注意力分了一丝落在了地榜上。

    这些人的陨落并不简简单单的陨落,他们背后牵扯的势力必然重新洗牌,利益也需要重新瓜分。

    有些果决的强者直接便派人前往那些地方接手势力。 道台之战开启之后,整个中千界的实力都面临着重新洗牌。

    道台内,傅羽凰也被人拦住了。 拦住她的人只有一个目的,与她联手先弄死煦帝。 傅羽凰:“……请恕我直言,煦帝跟你们什么仇什么怨?”来人高傲的说:“在下紫云道场,何一。 这二位是在下师弟张思、师妹王婷。

    ”傅羽凰明白了,紫云道场处于北赵。

    要说跟北赵没关系,赵沪恐怕都不会相信。

    她磨了磨牙,凶萌凶萌道:“应平帝那个贱人!”不等对面三人变脸,傅羽凰抬高声音道:“赵沪,上。

    ”躲在树上的赵沪脸皮抽了抽,还是听话的上了。

    他从树上跳下来,整理了下衣冠,步履稳健的走到三人面前,在三人警惕的表情下,严肃的拱手拜了拜,说:“在下赵沪,见过三位道友。 ”他语气缓慢却抑扬顿挫:“祝三位能得偿所愿便,道途一片坦荡。 ”话音落下,好似一股玄奥晦涩的力量从四面八方而来,头顶瞬间阴云密布。

    傅羽凰扬了扬手,一道白绫卷起赵沪,二人瞬间消失在这片田地。 下一刻,轰隆隆之声伴随着滚滚尘土飞扬而来。 一只巨大的雷雕追赶着一只喷火的巨鼠飞快的朝着这边而来。 不等三人有所反应,这二者已经到了他们面前。 三人:“……”不是说道台的凶兽都有活动范围吗?面前这出现的是什么!!在三人惊恐的表情下,雷雕与巨鼠对视了下,似乎达成了一致,暂时放下内讧,先解决外敌。

    于是全方位被碾压的三人成了这两只的食物,相信不久也会成为便便。 “天道饲养的小宠物凶的一批啊。

    ”傅羽凰灌了口酒咂咂嘴道。

    赵沪面无表情没接话。 他刚才在天道的眼皮子底下搞了事,这会儿还有些腿软。 傅羽凰目光落在了赵沪身上,若有所思。 赵沪:瑟瑟发抖。

    大佬又想做什么?不会是让他去克煦帝吧??赵沪缩了缩脑袋,下意识道:“我不行的,我打不过煦帝的,我的霉运对煦帝无效的,你别让我去送死。 ”傅羽凰拿着酒葫芦的手一顿,高深莫测的说:“,就不能说不行♂。

    ”听懂了潜在意思的赵沪额角的青筋蹦跶了下,还是忍住没怼回去。 先让这厮嘴贱,等见到了煦帝陛下,陛下一定会救他出水火的。

    赵沪很甜的抱着期待想着。 “你的能力似乎又强了。 ”傅羽凰认真的说,“在天道的地盘都能使用这种能力借刀杀人,那三人都承受不起你的一拜,看来我小看你了。

    ”赵沪心中窃喜,难道这厮终于认识到自己的厉害之处,准备讨好他了?赵沪隐秘的挺了挺胸膛,刚准备说什么时,便听到傅羽凰状似自言自语道:“看来以前的训练不能用了,得制定新方案,且需要加倍。 ”赵沪白眼一翻,从山上滚下去了。 之后,傅羽凰带着赵沪漫无目的的乱转悠,可以说在道台秘境里面,他们这对组合是最安全的。

    赵沪负责释放霉运,傅羽凰负责将赵沪从不可力敌的强者手里抢出来。 分工明确,配合默契。

    他们也没想过要争王座,现在二人迷恋上了大发战争财。 是的,他们发觉每弄死一人,都能得到对方的全部身家。 说不定对方身上的东西就是他们十分需要的呢。 一时间,二人对这项工作兴致勃勃。 先为遭难的强者点蜡。

    另一个方向,同舟身后跟着诸葛既明,以及君梧。

    是的,从刚入道台之时,君梧就阴差阳错的跟同舟撞上了。

    君梧看到同舟的刹那,眼睛都亮了。 她盯着同舟华丽繁杂又贵气的玄衣长袍,高声感慨道:“本王总算遇到一个家世气场不属于本王的人了。

    ”。

    上一篇:2018幼升小面试真题训练163-动手能力

    下一篇:没有了